288无弹窗小说网 > 言情 > 腹黑总裁王道爱:与谁缱绻
  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用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配景颜色:

狼性总裁霸爱强欢:夺爱天使 …


  狼性总裁霸爱强欢:夺爱天使
  引荐陌晓鱼现文《情已无处逃:夺爱天使》【原名《狼性总裁霸爱强欢:夺爱天使》】,晓鱼一向的搞笑作风,缱绻,微虐心,两小无猜爱到逾越存亡,誓苦守护的故事。www.2shuwu.com
  链接:
  ook
  index_l
  简介:她在最美的光阴遇见他,原以为两小无猜即是永久,可世事没有稳定。
  多年之后再相遇,他们默契装作不相识。乌黑风雨夜,他却再次欺凌下身,任意留下他的烙印。她想要挣脱这段错过的情缘,他却恶狠狠的诘责:颜海若,你十八岁就曾经是我的人,再做一次又怎样?
  被他霸爱强欢留在身边,人前无恋人后温顺,辩论斗心斗枕边,夜夜炽热缱绻。当她再次陷落时才知,他的好,都是隐蔽的恨,于是她逃离。蓦地回顾时,她才大悟,历来历来,在他恨的面前,全都是隐蔽最深最深的爱。
  擦干为爱而流的泪,我要做夺爱的天使,可最深爱我的人啊,你还在不在?
  作者题外话:这主要写一个爱的很深的故事,爱的铭肌镂骨入髓入肺,与呼吸同在,但是不会大虐,看过鱼文的冤家都晓得,鱼不写大虐,只写情。这一次,想写一个男子对一个女人更深沉的爱。
  试读:
  她走到他眼前,他抬眸看向她,显然喝了很多酒,神色有些红,眼睛有些迷离,可那样的眼神,带着穿透光阴的浓情,让海若的心突然就哆嗦了起来。
  “你怎样来了?”他歪着头,很无辜的心情让海若想给他一脚。
  海若的慨叹云消雾散,忍了忍,说:“起来,我送你回家!”
  “为什么要送我回家?不走!”他像个孩子一样瞪了她一眼,好像在负气。果然是喝多了,完全不像平常的他。
  “那你不走为什么要给我打德律风?”
  “我哪儿给你打德律风了?我又不看法你,你也不看法我,我们是生疏人。”他眼神迷离的盯着水面,淡淡的说。
  那一霎时,海若真疑心他是装醉的,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她不断在假装的中央,但是,他又似乎真的是喝多了,只是在说胡话。
  “你真不走?”
  “不走!”
  “那我走了。”
  “随意!”
  “我真走了?”
  “…..”
  “你再不走,我可真走了!”海若气末路的要挟。
  “再见!”
  海若停下伪装要分开的脚步,咬牙瞪向他,跺着脚问:“夏云帆,你究竟想做什么?我不论了,我真走了…..”
  “你走吧,我去游个泳…..”夏云帆摇摇摆晃的站起家,指着不远处的护城河呵呵笑着说。
  海若翻了翻眼皮,没有当回事,夏云帆是不会游泳的,以是,他不外是说醉话罢了。
  但是…..
  海若惊呼,忙追过来一把拉住了摇摇摆晃真往水边走的夏云帆,咆哮:“夏云帆,你疯了吗?你不会游泳!”
  夏云帆蓦地愣住了脚步,低下头,呆呆看着吓得神色惨白的海若。他的眼睛发红,刚才还暗淡的眸光,霎时闪灼起来,灼灼的盯着她,一下子明一下子暗,似乎顷刻之间,从阴天到好天,再到波涛翻腾。
  “你怎样晓得我不会游泳?”他慢慢启齿,声响低哑,似乎在哆嗦。
  海若不答,泪光渐渐涌上眼眶。她永久都不会遗忘,十六岁那年的夏,他们在小清河滨捡河蚌,她出错滑入深水中,他疯了一样吼着去救她,却比她更快的吞没在水中,两人都被其别人救登陆后,她才晓得,她还会几下狗刨,而他完全不会游泳。
  笨伯,傻瓜,不会游泳还疯了一样的去救她?
  彻夜的他醉了,也*天醒来,他什么都不会记得,以是,海若透过泪光大胆的凝视着他妖孽一样俊朗的脸,悄悄的、哆嗦着说:“我永久都不会遗忘,已经有团体不会游泳,却拼了命的去救我……”
  他呆呆仰望着她,她泪眼昏黄的望着他,晚风吹动她的发丝,拂上他的面颊,痒痒的,撩动心底压制太久的火焰,须臾之间,熊熊熄灭。
  “帆帆……”她低低的唤,眼泪滔滔而落,声响薄弱的比风还要轻,却似一颗巨石,砸在他的心上,无声无息,却留下最深入的烙印。
  一声久违的召唤,像一把白,穿透了少年的懵懂,划破光阴带来的难过,直直的捅进二心底最深最深的角落,一霎时,便击溃他一切的假装,重新扑灭他曾为她而生的猖獗。
  那是今生,只会为一团体而生的猖獗!
  她的腰被他用力拉过来,身材撞在他开阔坚固的胸口上,她还没有防范,后脑曾经被他托住,他的唇狠狠覆了下去,滚烫的唇瓣如火普通熄灭,消融了她一切看似酷寒的城防。
  泪,再滚落,流在她的脸上,却溶进了他的心间,那一份甜蜜,被他含住,咽下。他愿拿他的统统去换她已经的笑颜如花,换她已经的灵活和高兴,而不是明天,那藏在淡漠表面下,一颗遍体鳞伤的心。
  颜海若,七年的时光很长,你可晓得,我曾返来过,由于放不下。但是却站在你看不到的角落,看到了你的甘美与美妙,再单独带着一颗愈发受伤的心分开。我们的第一个七年,那般美妙,但是第二个七年,那么的伤,余下的光阴,还能有几个七年?让我为你扛起一切的苦,遮挡凡间一切的风雨,可好?
  想起苗苗明天说过的话:再不猖獗,我们就真的老了!海若痛哭失声,她也想悍然不顾的去爱一场,但是光阴带来的伤,她抹不去,她怕了,她以为本人曾经没有什么资历去爱。但是他熟习的脸,暖和的度量,炽热的吻,她是那么那么的留恋,她放不开,忘不了,一辈子都忘不了!
  他的吻火辣辣,用力的含住了她的唇瓣,似乎要将她消融在他的唇齿之间,如巧克力,是淡淡的甜蜜浓浓的香。
  她哭着,蠢笨的回应他,伸脱手臂,牢牢抱住了他的脖颈,瘫靠在他暖和的度量里,狠狠的去吻他,如十八岁那年的夜,她也是如许酒醉后扑过来,压在他身上,狠狠的吻他,半晌之后,她累了,想逃,却被他反压在身下,吃的一尘不染。当时候,他们以为一吻即是地老天荒,却不晓得,光阴实在很长很长……
  七年后的这一个吻,也很长很长,吻的海若的心都在哆嗦,满身有力,血液在血管里收缩,魂魄都变得猖獗。
  她骨子里的强势突然疯涨,双手捧着他的脸,热烈的凌驾他的想象,他气喘吁吁,呼吸都乱了,身材也开端收缩,揽住她腰肢的手如铁钳,用力用力再用力,好像要将她揉进他的身材里去,酿成他的一局部,至多,酿成他的一根肋骨。
  突然,唇上一痛,他蓦地一惊,规复了几分苏醒,唇间传来淡淡的血腥气,他的呼吸更急了,满身有如火在烧。
  活该的,她竟然咬了他?看他怎样处罚她!
  链接:
  ook
  index_l
   无弹窗小说网(www.288xiaoshuo.com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 回目次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无弹窗小说网 > 言情 > 腹黑总裁王道爱:与谁缱绻
本站一切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一切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团体举动,与无弹窗小说网态度有关!
本小说站一切小说和小说批评均为网友自觉更新上传!仅代表公布者团体举动,与本小说站态度有关! 请一切作者公布作品时务必恪守国度互联网信息办理方法规则,我们回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明,即作删除!